书法/学习/狩猎面广/圈名麒郁或璆锵/老婆白纸

【脑洞】几个所长相关的小段子

adorable

阿秋_145才是理想身高:

【原版】

据说,王阳明的良知学说传播开来之后,有人不服,就想看王阳明的笑话,正好有一天有人在半夜里捉到一个小偷,这些人便把王阳明找来,问他,你看小偷有良知吗?

王阳明很坦然地让小偷脱去外衣,随后又请他脱掉内衣,小偷都照办了。当接下去让小偷脱掉裤子时,小偷犹豫说:“这恐怕不妥吧。”王阳明便对大家说:“羞耻之心,人皆有之,这便是小偷的良知。”


【脑内剧场版】

王守仁:“勉庵,我有个办法,可以看出你有没有良知喔。”

严嵩:“哦?说来听听。”

王守仁(笑):“那你把裤子脱了吧。”

——————————————————————————

*以下出现的所有所长弟子名字都是随便找了一个人的拿来用……出现任何年代bug人名bug性格bug本人概不负责XD

我只是觉得纯用弟子甲乙丙显得没有笑点……


王畿:“听说了么?王艮那二货又找先生辩论去了。”

陆澄:“那家伙到现在还没认清先生的本质么?真可怜……”

王畿:“又一个被先生玩弄的倒霉孩子……”


王守仁:“哟,聊什么呢这么开心?我好像是让你们静坐来着吧?”

陆澄:“我、我在向师兄请教……”

王守仁:“哦,这样啊~看不出你还挺尊师重道的嘛,那就去把你师兄的名字抄一百遍吧……至于你么龙溪,既然这么乐于探讨,也不能让你误人子弟嘛,先生今天就好~好~指导指导你吧!”

王畿、陆澄:“……先生我错了我们这就静坐去!”


陆澄:“说起来,先生虽然的确是中二了一点,不过这‘默坐澄心’之法还是很不错的啊,先生真厉害。”

王畿:“师弟你太天真了。你难道不觉得,如果我们全都乖乖静坐,先生他就用不着管我们了么?”

————————————————————————

邹守益:“大大大大新闻!先生要去江西为祸人间了!”

徐爱:“听说那个宁王狼子野心,先生会不会有危险啊?”

陆澄:“我只知道,他要是敢在先生任上造反就死定了。”


王守仁:“这么说,孙燧是你杀的没错了?”

朱宸濠:“……这些都是我的家事,何必劳烦你如此费心?”

王守仁:“拆我后宫的人不可饶恕!给我到豹房里忏悔去吧!”


朱宸濠:“那个……我不也是你后宫之一么?”

王守仁:“我从不跟危险分子CP……靠,拿开你的猪爪!要死的人了别来连累我!”

伍文定:“大人您又崩坏了……”

————————————————————

王艮:“昨天来到南昌,就梦见在此拜会先生。(先生求CP!)” 

王守仁:“有真知之人不信梦幻之说。(你说CP就CP啊?)” 

王艮:“那么孔子何由梦见周公?(先生不是想当圣贤?)” 

王守仁:“这是他人写的真知。(当圣贤和跟你CP有毛关系啊!)”


王守仁:“君子善思考,但不出其位。(好吧,CP总得有攻受吧?)”

王艮:“我一介草莽匹夫,而对尧舜君民之心,未尝一日敢忘。(虽然不懂什么技术,但请让我当攻吧!)” 

王守仁:“舜独居深山,与鹿豕木石相伴,居住一生,快乐得忘了天下。(那我还不如不跟你CP)” 

王艮:“那是因为有尧在上,舜才忘了天下。(先生相信我,我会带给您很多快乐的!)”

注:大家不觉得尧舜这段对话本来就很腐么? 


两人谈及“致良知”,王艮深为佩服,当即拜王守仁为攻。

第二天,王艮心中还有些不服,再次拜见王阳明,说:“昨日我考虑不周,就轻易让你当攻,今天还再论理一番。” 

王守仁(笑):“好!有疑便疑,可信便信,不要勉强认同,我对你的态度非常高兴。” 

从此,毫无自觉的王艮便活在了水深火热之中。

————————————————————

王畿:“先生被一块石头绊倒了,正见谁冲谁笑呢。” 

陆澄:“先生受什么刺激了?铁青着脸笑很吓人啊!!!”

(注:王守仁常年用吃砒霜的偏方治肺病,每天都铁青着脸,也有说是为抵御瘴气侵身而服用了适量砒霜。)

王畿:“我肿么知道!先生还叫我一会儿去跟他论道!” 

陆澄:“师兄,一路走好,不送。” 


王守仁:“龙溪,朝廷让我去两广剿匪。” 

王畿:“先生的意思是……?先生近来身体不大好,还是算了吧?” 

王守仁(笑):“好不容易有‘活泼泼地’土匪,我怎么能错过这个机会呢。”

(注:原句是“天地间活泼泼地无非此理,便是良知的流行不息”←其实我挺喜欢这句话的。)

王畿:“只要不来折腾我们随您怎样都好。” 

王守仁:“哟,龙溪,你刚刚是不是说了什么?” 

王畿:“……我说祝您一路走好。” 


邹守益:“先生,我们已经派止善师兄带着他儿子去给沿途的县令洗脑,保证您一路上吃好喝好玩好睡好。”

————————————————————

(关于所长等人和子升认识这种设定纯属作者YY,应该没什么真实性)

徐阶:“大哥哥你好帅,等我长大了一定要娶你做我娘子。” 

严嵩:“咳咳,双江,你怎么教的小孩……”(内心:“以后我一定要领养一个聪明伶俐的小孩跟这货掐架!掐得不死不休!”)注:据说小严不是大严亲生的。

聂豹:“子升,你不能娶大哥哥做娘子,等你长大了,带着一个比你大二十多岁的娘子出门是会被笑话的。” 

严嵩:“我靠重点不是这个!!!” 

王守仁:“哟,勉庵,你就从了吧,松江徐家富有得很,不会少了你的聘礼的。”注:个人YY,貌似徐同学混出头来之前不是很富有——当然也许很富。

严嵩:“我现在就进京去找杨介夫你信不信?!” 

王守仁(僵):“……来,几位,喝茶,喝茶,我们不谈风月事。” 


徐阶:“惟中先生~惟中先生~我给你画了张遗像~” 

严嵩:“……我勒个去画的还真像……” 

徐阶:“惟中先生~惟中先生~老师说等我中了进士就可以去你家提亲是真的吗?” 

严嵩:“……聂·双·江!!!” 

徐阶:“惟中先生~惟中先生~你就从了我吧~我以后可以买很多很多的小笼包给你哦~” 

严嵩:“……谁特么要吃小笼包啊!!!” 


多年以后的一个晚上,严嵩默默地想,当时我怎么就没从了他呢?顿感人生寂寞如雪。

把我娶回去做娘子吧小少湖!要什么都能给你!严阁老迎风流泪。

———————————以下赠品—————————————

“伯安,糟了,用修那边说他要为民请命,不过来了……”
“不是吧好不容易凑齐人这样一来又三缺一了魂淡!!!空同你别闲着,帮忙给秉用、见山写封信,叫他俩立刻组织人到京师去!等把那小子折腾踏实了他自然就会回来的……”
不错,嘉靖朝轰轰烈烈的大议礼事件,正是起源于一次未遂的聚众DuBo…… 

“东璧,再给来二两药呗~”
“我勒个去,徐大人你又想干嘛?记得把事情收拾干净。”
“唔我要人道了那个可恶的写手!尼玛啊谁没到一米六啊他全家都没到一米六!”
“……子升,你要勇敢地面对现实。” 

“海若海若,一起去听戏吧~”
“才不要,现在的传奇写的忒垃圾,咱不看那种没品的东西……”
“啊咧?可是说是什么《紫钗记》,好像很好的样子……”
“什么?《紫钗记》?这么好的传奇当然要看了!不看多遗憾啊!等等我、我就到!” 

评论
热度 ( 37 )
  1. 麒郁要学习正经操作阿秋_145才是理想身高 转载了此文字
    adorable

© 麒郁要学习正经操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