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法/学习/狩猎面广/圈名麒郁或璆锵/老婆白纸

【沙李衍生/薛蔡】 死战26(完结章)

tui jian zhe pian wen, bu zhi dao wei shen me wo de dian nao lofter da bu chu zhong wen lai (emmmmmm......)

意大利面:

 最后一章,终于把那个表情包用上了

————

无视蔡英豪的眼刀,那校官一本正经地继续说:“报告长官,我到营地的时候刚好听到这个李连长跟人借了钱要去讨大户人家的媳妇儿,其他人劝他不要高攀,说那个卖豆浆的阿兰喜欢他,李连长答应去看看。”完全一副看热闹不嫌事大的态度。

蔡英豪冲过去一把扯下校官的墨镜,仔细看了两眼,原来是薛岳以前的副官,只是黑瘦了,一时才没认出来。

薛岳拿到地图后就立即根据管家记得的资料去查了李大康,但薛岳不敢贸然行动,如果李大康只是替蔡英豪传递消息的倒还好,如果就是蔡英豪本人,那自己冲过去见他就等于害了他。最终他找来熟悉蔡英豪的副官,如今某独立营的营长,让他去李大康的营地认人。

“你小子,好样的,”蔡英豪终于在台湾见到薛岳外的另一个故人,开心得很,“原来独立带兵了,我说怎么没在薛府上看到你。”

“广州那会儿薛长官就让我出来闯了……”副官说。

“咳咳,”薛岳打断他们,“要叙旧等一会儿,你不觉得要先解释一下吗?”

蔡英豪瞪了副官一眼,对薛岳讪笑,“别听他瞎说,我没注意过什么阿蓝阿绿的,我心里只有那个大户人家的,的……”外人面前充一下大男人还能心里暗爽,当着薛岳的面愣是没敢说出媳妇儿三个字。

副官噗嗤一笑,赶忙识相地一敬礼退出了院子。

薛岳走到蔡英豪跟前,眼角眉梢都是谑意,低低地问,“你看上哪个大户人家的媳妇儿啦?我给你说媒去。”

蔡英豪笑了,勾住他的脖子吻上去,“我看上了薛家的大将军,这辈子要定他了。”

薛岳眼睛一热,用力抱住他,激烈回吻。

从冷江相识至今,蔡英豪一直把很多事情摆在薛岳之前,分手和相忘总挂在嘴边,导致薛岳觉得这份感情里自己是陷得更深的那个,直到今天,他猛然听到蔡英豪许给他的情话,就像翻过千山万水终于找到归宿,酸楚和幸福同时涨满了胸膛。

吻至气息用尽,蔡英豪松开薛岳丰满的嘴唇,在他耳边喘着问,“我们要站在这里聊天?”

薛岳喉咙动了一下,一沉腰把蔡英豪扛上肩,踹开院侧房间的门,走进去又重重把门甩上。

 ***



蔡英豪醒过来,一眼就看到薛岳站在窗边抽烟,外面天色已经全暗,亮起了灯。

“伯陵。”蔡英豪轻唤了一声,发现嗓子全哑了。

薛岳走过来开了灯,倒了杯水给他。

蔡英豪慵懒地坐起来喝水,浑身像被拆散了一样酸疼,不得不佩服薛岳的体力,半天时间能把他折腾得比挖了三天土还累,可恶的是他本人居然跟没事的一样。

“这里是哪啊?”蔡英豪这才有心思环顾房间,外面虽是农舍,里头却装修得很好,跟小公馆差不多,“你的金屋?”

“没想到你能来,我的金屋还没建呢,这是辞修(陈诚字)置的,他上岛早,给自己做了准备。”薛岳摸了摸蔡英豪的头发,已经蓄长了,柔软很多,衬得眉眼越发清秀,不再像过去留寸圆时凶巴巴的。

薛岳已经知道蔡英豪顶替李大康上岛的经历,也深知如今形势对蔡英豪来说非常危险。

“我已经准备建我的金屋好藏你这个娇了,”薛岳笑着问,“你打算住哪里?”

“台湾我不熟,找个偏僻点,不要街上都是军官的地方就行。”蔡英豪想到之前被副官给吓的,心有余悸。

薛岳也知道他的担心,吩咐道:“今天你还是先回你连队去,过两天我找个由头把你调到副官营里,那里都是自己人比较放心,官邸那边你不要再去了,人多眼杂。”

蔡英豪忽然想起什么,“我跟你那个管家说是去送东西的,记得给他打赏,既然唱戏就要扮得像。”

“那是自然,他没随手把那张地图丢掉,我就差没把他供起来了,”薛岳笑着说,“只是没想到经历这么多事,你还会留着那地图。”

“如果我来不了台湾,那就是你留给我的唯一的东西了。”蔡英豪语气很平静,话语背后却是比海还要深的情感。

“幸亏你来了,”薛岳用力搂住蔡英豪,半晌又说,“我得给李三立个牌位,他不止救了你的命,还救了我下半辈子。”

 

***

薛岳叫人送蔡英豪回连队,自己也没在这小院里呆太晚,深居简出那么久,忽然出门已经够引人注意的了,如果官邸真有眼线的话,估计很快就会查出他今日去向。

回去后薛岳立即开始寻找合适的地方,最终在远离台北的嘉义竹崎买了块地,雇工平地,建屋植树,造了座简朴安静的宅子,对外称那里的山水像广东的老家,其实是想避开闲杂人等的眼睛。

 

这期间两人见面都在陈诚的小院,小院后有个鱼潭,薛岳跟府邸的人说是约了以前的副官去钓鱼,副官再带着已经调到他手下当勤务兵的蔡英豪一起去。到了后薛岳两人就关屋里互诉衷肠去了,留副官一人苦哈哈地钓鱼。

“哎,看来薛长官以前没少在外面偷情啊,这么有经验,还知道叫人打掩护。”欢愉过后,蔡英豪贴着薛岳汗湿的胸口调笑。

“非也,我薛岳以前做什么都坦坦荡荡,自从讨了个有通共嫌疑的老婆才开始偷偷摸摸。”薛岳在蔡英豪腰上摸索,最近被副官照顾得不错,有点肉了。

“说到老婆,听说陈长官努力撮合你续弦?”蔡英豪问。

“这不已经续上了么。”薛岳手里耍流氓。

“别闹。”蔡英豪推开他。

“我大儿子在美国都快娶老婆了,辞修只是怕我一个人孤单,回头让他见见你就不会再提了,”薛岳解释,“他知道我……”忽然警觉,一个急刹车把男女通吃四个字吞了回去。

蔡英豪却已经听出来了,似笑非笑看着他,“以前就想问了,勾引小军官上床这种事,挺常做的吧?”

“没有没有……”薛岳额头冒汗地陪笑,“认识你之后,男的女的我都没再碰过了。”

其实蔡英豪并不在乎薛岳过往如何,只是在这遥远异乡,连身份都是假的,心底难免茫然不安。

“伯陵,虽然你我都是背井离乡,但你的家人朋友几乎都在这,我却是孤零零一个人,除了你,什么都没有。”蔡英豪的嗓子沙哑,一低就变得忧郁。

薛岳知道蔡英豪是带着飞蛾扑火的决心过来跟他在一起的,感动的同时又深深地怜惜,不由紧紧抱住他,郑重地承诺,“相信我,我的余生也只有你。”

 

***

几个月后,副官一大早就带着蔡英豪出门,开出城一段,蔡英豪发现不是熟悉的路,“不是去钓鱼?”副官带他出门通常是这个理由。

副官表情微妙,“你们啊,不要老想着钓鱼,要想点更有意义的事。”

蔡英豪脸上一热,对他和薛岳来说,钓鱼的另一个意思就是做那事儿。

汽车一路南下,越开越越偏僻,一开始路上还不时见着军队的车辆和盘查的关卡,开了几小时后,只剩农田和耕作的农民。

道路颠簸,副官和驾驶兵轮流开车,蔡英豪这个大牌警卫员睡了一路,一直到暮色四合,才在一处山脚下的开阔地停下。

蔡英豪看出这块地是新开不久的,四周修竹密植,掩映着一座新建的宅院,灰墙黛瓦,清幽雅致。

蔡英豪推开院门走进去,穿过种满花草的前院,往里是一座新建的两层小楼,已经通了电灯,但门前楼道里还点着许多红灯笼,看起来很喜庆。

薛岳一身笔挺戎装,背着手站在正屋门口,蔡英豪慢慢走过去,两人一步之隔站定。

薛岳笑着看他,“这里虽然算不上金屋,但也一应俱,就缺你了,”说着牵住蔡英豪的手,“走,跟我拜堂去。”

“拜堂?”蔡英豪吃了一惊,难怪今天薛岳收拾得容光焕发的,反观自己,在车上颠了一天,连军装都皱巴巴的,想着就开始往后缩,“等等,我什么都没准备……”

“你想准备什么,嫁妆还是红盖头?”薛岳不容分说拖着人往里走。

堂屋正中间已经摆了供桌,陈着薛家祖先牌位,香烛供品俱全,倒是没有其他人。

“知道你还没准备好见我家人,今天拜堂只有你我。”

薛岳拉着蔡英豪站到身边,焚香祝祷,“薛家列祖列宗,薛岳无能,不能守住祖辈基业,流落至此,幸天命之年得获良人,今告祖先,望护佑薛岳与英豪于此长居久安,共渡余生。”说完跪下重重叩了三次首。

蔡英豪不知道说什么好,红着眼睛跟着跪下磕头。

薛岳拉着蔡英豪起来,认真地说,“认了祖先,你就是我薛家的人了,今后不许再说你孤苦伶仃这样的话,有我薛岳一日,就有你蔡英豪一日,往后生生死死,我们都再不会分开。”

蔡英豪思绪万千,半天才讪讪道:“我,我这糊里糊涂的,就嫁入你薛家了?”

薛岳忍笑,“是啊,这里虽没薛家祖坟,不过你死后肯定得跟我埋一起了。”

蔡英豪怔怔想了一会儿,“哎”了一声算是答应,却说不清什么原因,在低头的一瞬间眼泪掉了下来。

薛岳拉起蔡英豪的手扣在胸口,安抚似的拍了拍,紧紧攒住。

一生戎马,百战黄沙,历经漂泊磨难,这一刻终于尘埃落定。

 

“走吧,不要辜负如此良辰如此夜,副官不知道从哪里弄来了百年浏阳河,你我痛饮一场。”薛岳拉着蔡英豪转进了厢房,红色布幔遮住了他们的身影,只余其声。

“好啊,今晚一醉方休。”蔡英豪豪爽地回答,声音中有些兴奋。

“那不行,洞房花烛夜可不能醉,咱们还要大战三……”薛岳洪亮的声音忽然没了下文,大概被人捂了嘴巴。

 

***

 

竹崎乡不甚发达,日落后只镇子中心一条街有稀落的灯火,周围皆已沉寂。

镇中学旁边新起的小楼今夜张灯结彩,写着薛字的红色灯笼散发出温暖的光,在浓黑的夜色中照得很远。

乡民们并不清楚小楼里住的是何方神圣,只是望着那排热烈的红灯笼,无端生出许多新的希望。

岁月再艰难,熬过去,总是会越来越好的。

 

 

 

<全文完>

这篇文一开始不怎么认真,纯粹想写那种强强之间有时间打一炮没时间各干各的道是无晴却有晴的短篇,大概是写到第4章的时候才补完蔡英豪CUT,深深痴迷蔡英豪,写到第十一章的时候补完长沙保卫战,完全被薛岳收服了,之后才开始用心写剧情……完结后会小规模修文。

这文中途人气低迷,对我而言有种投入得不到回报的痛苦,LOF上写文图啥,不就是评论和小心心吗?只能一个劲自我安慰,CP原因CP原因,我若愿意我也可以写大热的那个啥,但是谁叫我如此迷恋薛蔡呢……

无论怎样非常感谢每一章点赞留言的小天使,没有你们支持,真写不到今天。

 还会有两个番外,一个清水一个肉。(肉番老规矩先收本子里过后再放出。)


——

广告时间:

《死战》预售已开,还是由粮川公馆代理,想和《汉东白皮书》一起拼邮费,可以联系客服推迟《白皮书》的发货(8月4日之前)。
《死战》按流程是8月底做完,但考虑到有些异地上学的会改动地址,所以统一到9月后才发货,如果要和白皮书拼邮费,白皮书也是那时候发哦。

预售链接


一开始是只想做几本送人的,后来留言要的人数超出我能送的能力……只好……但总的来说印量还是很小,成本比较高,大家海涵……



 

 

 

 

 

 

 

 

 

 

 

 


评论
热度 ( 325 )

© 麒郁要学习正经操作 | Powered by LOFTER